AG集团-首页

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动态 > 公司新闻 >

AG集团司马迁笔中的韩非子是什么样的?他真的是

2019-05-13 02:46

  韩非举例,比如你给一个好名节的人讲利禄,他会鄙视你境界太低,反过来你给一个贪钱爱财的人讲名节理想,他会耻笑你缺心眼。这还只是表层的。更复杂的是,有的官员心里爱钱表面却装得高风亮节。这就很难办了,这要求游说者仔细用心明察才行。

  其次不要刻意为显摆自己高明而揭穿被游说者心中的心思,“如是者身危”,这样你不但说服不了对方,很可能还会招来杀身之祸。比如君王执政过程中,难免都有过失误,你一上来就不知深浅地点拨人家错在哪里,危害多大,这叫作典型的哪壶不开提哪壶。

  第三,不要草率在君王面前发议论。关系没有到那个份上,鲁莽地与君主议论他的大臣,他会疑你挑拨君臣关系;议论下级官僚,他会认为你收了人家的好处;热捧君王宠爱的人,他会猜忌你想找那些人做靠山;批评他所憎恶的人,他会认为你是在试探他的底线。

  第四是拿捏好说话分寸和方式。否则你说话直接,君王会看作是你才智不足,从而瞧不上你;你动辄旁征博引滔滔不绝,他又会厌烦你啰里啰嗦;你就事论事,他误解你不掏心窝子,藏着掖着;你畅所欲言,他又可能不满你的自负和傲慢,扣你个目无君主的帽子。

  第五,要准确评估你和被游说者交情的深浅,从而恰当地选择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在没有取得人家绝对信任的情况下,千万别信口开河。

  第六,游说的看家本领是夸奖对方最得意最自信处,坚决回避对方的弱项。比如君王认为自己的计谋高明,你就赶紧竖大拇指,千万别在这时候去提他曾经失败;他认为自己果断,你即频频点头同意,万勿去讲曾经的优柔;他夸自己能力强,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你就大声是是是,可别不长脑子点眼药。万一涉及到对方昔日的污点,你要会打圆场,满不在乎地说,那污点根本就不算个污点,轻描淡写地把话题岔开。

  第七,游说成功的最终标志是,“得旷日弥久,而周泽既渥,深计而不疑,交争而不罪,乃明计利害以致其功,直指是非以饰其身。”如果能与君王长期共事,做到感情融洽,时常得到其恩泽,替他谋虑而不被怀疑,甚至相互争论他也不怪罪,直接指出其错误对方不仅愉快接受,而且能及时改正。这就算是一个靠嘴皮子赢取荣华富贵者人生真正的成功了。

  《说难》的原文不便照转,韩非的文字足够精彩,如何耍嘴皮子,讲得那是头头是道。按说他如此明白的一个人,早就顺理成章应当做了君王的宠儿,富贵的爱卿了。可遗憾的是,韩非带着他的这套理论,信心满满地踏上大秦的土地没多久,在秦始皇这儿本领一样未得施展,即被下狱,稀里糊涂被毒死。

  无怪司马迁在韩非列传的结尾,意味深沉地说了这么一句话:“余独悲韩子为《说难》而不能自脱耳。”意思是,我为韩非子悲伤又蹊跷,一个能写出那么精辟、论述那么透彻的《说难》的人,到头来怎么会死在了自己最擅长的游说上?!

Copyright©2015-2019AG集团版权所有

粤ICP备141011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