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集团-首页

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动态 > 行业新闻 >

辩题 大学要不要给家长寄成绩单

2019-05-06 02:21

  大学是学习知识的殿堂,也是追求梦想的青春之地。在大学校园中,每天都有新鲜事吸引着同学们的眼球,也会有引人深思的话题,值得探讨交流一番。我们将在每月开设辩论专版,为学子们关心的话题提供交流思辨的平台。

  大学是人生中一个特殊的时期。进入大学前,我们是父母羽翼下翅膀尚未丰满的孩子。离开大学后,我们就成了“剑未佩妥,出门已是江湖”的青年。大学时光应该怎么度过?而现状下大学时光通常是怎么度过的?这两个问题构成了辩题探讨的背景。

  我方认为,大学时光非常宝贵,我们要利用好它,去学习知识、提升技能,为未来打下良好的基础。而将成绩单寄给家长,有利于大学生更好地认识自我,实现自我成长。AG集团

  首先,将成绩单寄给家长能引起家长和孩子的重视,让双方都重新认识学习成绩的重要性。作为大学生,学业依然是主业,学习能力的提高、专业技能的锻炼、知识水平的提升对大学生打牢基础、树立独立自主意识非常关键。然而,家长和孩子却往往都对这个主业缺乏正确的认识和态度。社会上总有一种声音告诉我们:“上了大学就轻松了。”“能过就行,六十分万岁!”家长以为大学生活丰富多彩,高考之后更不必要有学习压力。而大学生群体也容易放松自我要求,丰富的活动、多元的评价体系容易分散学生注意力,而作弊、翘课等不良行为也并不少见,对学业的疏忽和轻视不仅不利于校园学术风气的营造,更不利于大学生实现自身的成长,会在未来使他们后悔不已。

  在一项“大学期间最后悔的事是什么”的调查中,有31.2%的网友投给了“没有好好学习”,名列该投票的第一名。家长的不够重视、孩子的自我放逐,都是为未来埋下的一枚隐形炸弹。而将成绩单寄给家长反映了校方的态度,也能引起家长和学生的重视。

  其次,将成绩单寄给家长能为上大学后懈怠放松的大学生们打一针强心剂,督促他们认真学习,起到警醒激励的作用。

  大学是人生中的特殊阶段。一方面,大学时期缺少有效的反馈机制。学生在校生活费用多由家长提供,衣食无忧容易丧失斗志。逃课,没关系,老师又不点名,就是点名了也不过扣几分而已;挂科,没关系,还有补考机会,家长问起来搪塞一下就行。

  而与之相比,上大学前,一次考试考不好,老师的疑问、家长的责备、同学之间的竞争,都让孩子明显地对自己的表现有所认知。工作后,绩效表现则直接反馈到工资与晋升上。

  无论是柔性还是硬性,我们一直都活在快速明确的反馈之中。而在大学,这种外在动力的反馈变得缓慢又无力。

  另一方面,现实的数据也告诉我们,大学生确实普遍缺少对未来的规划。没有规划就没有动力,看不清未来的路便放弃好好走脚下的路。根据重庆大学对本科生的调查,67.1%的大学生认为自己是有理想的人,但其中仍然有32.1%的人不知道到底要干什么。在剩下这67.9%的人中,自认为认真想过具体怎样实现自己目标的人仅为25%。

  将成绩单寄给家长,就是在大学生普遍动力不足的时候引入外力。一方面,寄成绩单这个行为本身就能激励学生,起到敲山震虎的效果。另一方面,通过父母的劝说和鼓励,也能让孩子认识到未来的担子总有一天会落到自己的肩上,而你为它打下一个怎样的基础,它就将还你一个怎样的明天。

  最后,将成绩单寄给家长也是一种对于交流的促进。对于孩子来说,是提醒他要及时与家长沟通自己在学校的生活和学习状况。对于家长来说,也是给他们提供一个了解孩子的机会,搭建一个与孩子沟通的平台。当然,一纸成绩单并不是孩子生活的全部,但通过成绩单搭建的沟通却是一个开始。

  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沟通,让父母与孩子之间多一些了解,少一些陌生。我们也希望,通过这样的激励,使孩子能真正认识到大学时光的宝贵。把握青春,砥砺奋进,争取在未来能收获一份更加全面、更加美丽的“综合成绩单”。

  1.大学生基本都已经成年,学生成绩可以被视为一种隐私,如若像中小学一样告知家长,对学生的心理情绪造成伤害怎么办?

  王秋实:将成绩告知家长后,情绪上的不舒适当然可能随之而来,但问题的根源却不在于“告知”这个动作,而在于大学生对于自身能力与自我定位之间存在差距。试想,如果一个大学生看到自己不理想的成绩单却无动于衷,这样的心态不恰恰是我们最应该重视并矫正的吗?而如果学生面对不理想成绩单带来的不适,仅凭自我激励和自我约束,又能保证这样的动力持续多久呢?就我们的了解来看,很可能只是“三分钟热度”罢了。大学生有相当一部分人以“成长”“独立”自居,却不愿意直面自己的境遇,正视自己的能力,对自己和家庭负责。依靠逃避交流及其可能带来的不适,大学生如何能收获真正的独立和成长呢?所以,“隐私”二字不是大学生不去直面现实的托辞,逃避交流,隐瞒困惑也不会让自己真的独立,切莫让“隐私”成为遮羞布,阻碍了自己同父母分享生活、共同成长的体验。

  2.大学教育不再侧重于应试,而是更多实现大学生多元全面的发展,如若给家长寄成绩单势必强化应试成绩这一指标,造成家长对学生应试成绩的过度要求,过于强调应试成绩的单一指标,对学生全面发展造成阻碍怎么办?

  于耀翔:大学教育不再侧重应试,大学考试也不是以往基础教育阶段单一死板的考核方式。中国高校传媒联盟面向全国184所高校587 名大学生发起的问卷调查显示,88.76%的受访大学生表示,其任课教师会根据课程的不同特点制定相应的考核标准。课堂展示、社会实践、论文、实验,大学里多样的考核方式使得即使只依靠一张成绩单,也能反映学生多方面的综合能力,成绩的背后包含的是学生多样化的学习素质。因此,寄成绩单给家长并不会阻碍学生的全面发展。

  张轲:事实上,很多大学生对自己的未来根本没有清晰的认知和规划,有的同学成绩不好,不是因为他们从事了其他多样的实践活动而耽误了学习,而是因为逃课不听讲,熬夜打游戏,最后成绩不好再安慰自己成绩不能反映自己的综合素质。因此,寄成绩单给家长,至少能保证大部分同学都能重视学习成绩,不会因为玩乐而耽误了学习。更何况大学里本来就更看重自主学习,考查方法也多种多样,综合素质的锻炼和良好的学习成绩并不完全对立。

  3.大学需要培养学生独立自主意识,学会为自己负责,父母的看管不能跟着大学生一辈子,如若通过寄成绩单让家长约束孩子,学生还是无法在大学锻炼自控力、规划意识等,如何在未来进入社会后对自己负责呢?

  汪庭月:对于自控能力的锻炼固然重要,但这首先要求大学生意识到需要对自己严格要求。如果一个学生根本意识不到需要对自己负责,甚至根本不在乎自我要求是否还存在的话,何谈自律呢?况且,我们发现当下很多大学生不是想自律却苦无门径,而是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大学生活是否有意义,无论是在宿舍与外卖为伴,或是终日抱着奶茶一季季追剧,学习成绩一塌糊涂,其行为已经明显释放了一个信号,那就是他们的问题不在于没有很好地管理自己,而在于他们根本意识不到要管理好自己。此时,寄送成绩单的真正意义其实在于敲响警钟,它可能没有办法直接让学生们学会自律,但这本身却是一个提醒。行为的改变依赖于思维的觉悟,只有用成绩单给仍然无所谓自律的学生做出提醒,才能期待他们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并做出改变。

  杨沛霖:寄送成绩单不仅仅是为了让家长“看管”孩子,其更重要的意义,在于以此搭建沟通的桥梁,让在大学中与子女很难有深入交流的父母,能够以更全面的方式了解到在校子女的生活和学习状况。纵然要锻炼自律能力,尚未踏入社会的大学生也未必不需要父母的参与、引导和鼓励。与其让学生荒废了四年青春,进入社会想要改变却发现为时已晚,还不如以成绩单为纽带,让父母在还能帮助孩子的时候积极参与到教育和引导中来。

  隐瞒不是独立,敢于直面并寻求办法解决才是真正的独立,也才能真正地提醒孩子,为自己负责,为未来负责。寄成绩单给家长,既能督促孩子,也能让家长了解孩子的生活。因此,应该寄成绩单给家长。

  进入了大学,我们都已成长为一个个“大人”,但重中之重还是学业。家长在大学生的学业问题上究竟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学校还要不要把成绩单像中学一样寄给家长呢?就这个问题而言,我方持有的立场是:大学不要给学生家长寄成绩单。

  大学生和中小学生最本质的差别,并不是离家更远、学习的内容更多,当然也不只是年龄更大、更难约束,而是大学生都已经是“成年人”,有着完全的行为能力、完整的人格,甚至在法律意义上也已经是拥有行动自由并为自己负全部责任的独立个体了。

  作为成年人的大学生,学习生活也是他个人生活的一部分,归根到底,已不再是父母部署、规划、勒令的一项外在强加的任务了,因为父母已经不再有权利强制他们去读书。虽然并不是每一位大学生都是有主见、有规划、有明确的目标去读大学,但出于父母的建议也好,出于社会惯性也罢,读大学都是一项与社会教育体系达成契约、与父母达成契约的个人行为。凭自己的成绩去享有被允许使用的教育资源,受惠在何处、能够收获多少、是否充分、是否值得要取决于自己的选择、自己的行动,好与坏也由自己去衡量,自己去负担。

  首先,寄送成绩单的问题直接涉及到大学生作为一个成年人的隐私权。理论上,一个成年人的个人成绩记录本来就没有理由被任何机构或组织直接同步寄送给他人。由学校给家长寄送成绩单,就意味着剥夺了大学生自主处置个人信息的基本人身权利,如果成为不能拒绝的强制规则,那么便是侵害大学生的隐私权。

  虽然在我们的日常认识当中,与父母分享自己的学习成绩,汇报自己的学业状况,本就是应有之义,但这并不等同于个人成绩被直接公开。或在父母的询问下,或主动告知自己的成绩情况,这毕竟都是自主的行为。归根到底,根据每一个家庭的不同情况,根据每个人的不同选择,是不是必须要说、什么时候说、怎么说,都受到自主权利的尊重和保护。

  同时,大学阶段,学业固然重要,但学业也并不是大学生活的全部内容。更重要的是,绩点固然反映学习成果,却也不能够直接等同于学习情况本身。中小学生学业的重要体现在升学的需要,体现在教育资源的分配,而进入大学,学业的重要则直接体现在对未来职业发展的积淀和助力,对未来社会生活的锻炼和准备。

  简言之,对于学术道路来说,大学学习的是“真知”,是学科素养和科研能力,是创造能力和深度的理解,而不再是答题的三招两式;对于职业发展来说,大学学习的是“本事”,是技能,而不是纸上谈兵;大学的课堂,讲授的是每一个学科的本来面貌和深刻内涵,而没有老师去不断地敲黑板、划重点,去强调答题模板和踩分点。考试成绩当然能够反映学习的掌握程度,但绝不是百分之百的,考试的存在当然能够激发大学生对学业的重视,但考试绝不是学习的目的。有一些优秀的大学生创业者,利用学到的知识,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在大学阶段开创属于自己的事业。

  由于时间有限,放在准备考试这个具体环节上的时间自然少了许多,成绩似乎不如其他同学亮眼,遭受到不必要的压力。这对他们来说,岂不是莫大的阻碍?寄送成绩单的行为,无形之中会造成家长对绩点的过度追求,是在强化成绩的目的性,将迫于无奈而形成的学习与考试之间的因果倒置延续到大学,损害大学生的全面发展,甚至妨碍了大学生去关注学业本身,得不偿失。

  退一万步讲,就算对于那些有成绩单寄送给父母的压力就更加努力、反之则颓废怠惰的学生来说,如果在大学这个步入社会之前的最后学生时代都还不能够学会自己为自己负责,自己去承担和规划自己的人生,那么以后在残酷而激烈的社会竞争当中又应当如何面对、如何自处呢?大学对于他们来说,恰恰是一个在利害的切实感受之中去修正自己的绝好机会,而不应当被短视的所谓“监督”扼杀。

  1.调查显示32.1%的大学生后悔在大学没有好好学习,寄送成绩单是不是能够督促他们,避免他们产生悔恨?

  邢嘉豪:据我方的了解,这份数据当中悔恨“没有好好学习”的人,并不都是“没有取得好的绩点”的人,而恰恰包括了许多只追求了绩点,但并没有潜下心来去踏踏实实攻克学业、掌握专业技能的人。寄送成绩单不但不解决这个问题,相反会加剧这个问题。

  2.一纸漂亮的成绩单是求职的敲门砖。求职毕竟不能隐瞒,何不及早让父母监督和参谋?

  王琳:不寄送成绩单并不意味着向父母隐瞒学习成绩和学习状况,而是不能由学校直接越过学生个人的隐私权直接寄送给他人,这是一个原则问题。不寄送成绩单,不意味着父母不能够得知和监督子女的学业情况,为子女的未来提出建议,相反由子女和父母完成的沟通,是更灵活、更合适的方式。

  3. 很多大学生对未来的规划不清晰,父母为他们规划的职业又往往使他们觉得反感,因为父母并不了解他们的专业内容。寄送成绩单会不会帮助父母了解孩子的学习内容和专业行情?

  邢嘉豪:成绩单不是百科知识,更不是行业报告,成绩单是一份表格,只列举课程的名称和所得的分数、绩点换算方式。家长们看到“中国文学批评史”“翻译原理”“统计学”“量子物理”“企业管理”这样的标目仍然无助于他们了解子女的学习内容和专业适用情况,仍然只是依靠常识去臆想,不能改变“学计算机就是修电脑”“学文学就是学写书”这样的印象,真正解决这个问题的仍然是子女与父母的沟通。

  大学的学习不同于中学,子女面临的学业任务与父母所经历过并不雷同。不同类型的大学、不同的院系专业,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城市,都有很多具体而现实的区别,甚至还有许多学生要面临不同国家、不同文化、不同教育体系的差异。一份只有数字和换算方法的成绩单,把不能脱离具体的学习环境去看的成绩即时、无差别地暴露在父母面前,且不说起不起得到督促的作用令人怀疑,对大学生可能造成的心理伤害和无意义的精神压力真的是可以被接受的吗?真的是值得被接受的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家长有形形色色的家长,青年亦有形形色色的青年。有些父母能够全面地衡量子女的学习情况,也有些父母由于自身没有经验,只要有数字显示的地方,就盲目以“全A”“满分”为铁律;有些父母把子女的既得成绩作为参考,耐心地督促孩子更好地向前发展,也有些父母笃信成绩决定一切,只有惩罚才是最好的教育;有些子女会把父母的鞭策作为动力,也有些子女太害怕让父母失望,最后陷入越紧张越失败、越失败越紧张的恶性循环,甚至酿成悲剧。既然家庭各种各样、学业各有不同,一刀切的成绩寄送又如何确保不会适得其反呢?

  既然大学的学业复杂程度和繁重程度都远远超过中小学时候相对简单、相对重复的应试教育,“游行示众”一般的反馈和督促为何就比灵活的、有充分空间的、自己为自己负责的方式更有利于最终学习目标的达成呢?

  就好像我们不会苛责一个离家在外打拼事业的年轻人,在和父母通话时交一份“薪水多少,奖金多少,每天几点入睡,住的地方是不是真的够高档便利”的所谓成绩单给家人,我们又凭什么认为一个在学业、就业、前途等本就沉重的竞争压力之下的年轻人、一个明明知道一切都关乎自己发展的成年人,就是那么幼稚和不堪,没有“保姆式的监督”就缺乏进取的自觉呢?寄送成绩单,是某种意义上对大学生人格的剥夺和否定。

  总而言之,说到底解决大学生的问题,要用对待“大人”的眼光,而不是一把“戒尺”、一个“监控”就能够万事大吉;解决学业的问题、发展的问题、未来的问题、就要着眼学习、着眼发展、着眼未来,而不是一张成绩单就能够映照全貌。综上,我方认为,大学不要给家长寄送成绩单。

Copyright©2015-2019AG集团版权所有

粤ICP备14101120号